繁体中文   English

 坝光规划应放在阳光下

《寂静坝光等待再次蜕变》

  后续报道

  深圳商报记者 江晓蚕 彭 晨

  针对未来坝光,长久以来关注坝光的专家接受采访时表示:坝光产业园区的规划,应注重与周边环境的一致性,尽量扩大环境保护范围,缩小园区面积。

  应与周边生态保持联系

  广东省内伶仃福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员王勇军昨天接受采访时表示,坝光红树林将来进行封闭式保护是好事,但在规划上要注意保持红树林与周边生态环境的联结性。

  据介绍,坝光红树林生长的海边,海洋、湿地、陆地生态系统连为一片,在深圳也仅有这一片,这片海滩具有极高生态价值。据调查,1994年以前,福田区红树林没有虫害,但如今虫害严重,这因为周边开发后,陆地植被被砍,与城市设施几乎零距离。资料显示,1988年,红树林内捕食害虫的天敌有37种、蜘蛛8种,共45种;1994年红树林开始出现虫害,到1997年调查结果显示,包括蜘蛛在内,虫害的天敌只发现了8种,说明生态系统平衡已被打破。王勇军认为,坝光产业园区规划,不能把红树林与周边生态环境隔离出来。

  红树林还要尽量扩大

  王勇军介绍,坝光古银叶树林中,百年以上的有几十株,其中一株500多岁的银叶树,是迄今我国发现最古老的红树植物。

  坝光产业园区的规划,不仅要重视红树林的保护,还应通过人工干预,尽量扩大红树林的生长范围;应尽量扩大环境保护范围,缩小园区面积。

  开发应与环境保护相适应

  王勇军说,深圳市委市政府曾决议,要将大鹏半岛打造成一个高品位的世界高端旅游基地。如今,这个高端旅游基地与新兴产业园区比邻,这就对园区规划提出了更高要求:既要引进真正三高两低的产业,又要与周围的环境相适应。毕竟这是深圳最后一个如此大规模的规划,因生态无法再生、复制,希望有关部门在论证产业园区规划时,慎之又慎。

  新型产业园区规划出炉后,在环境保护方面要多做努力。王勇军说,这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一,从生态环境看,是标定生物量来监控周围生态环境,标定生物量的范围执行上限;从企业来看,是严格制订排废排污标准。二,从管理手段,应由专门的监督部门,监督周围环境的生物量及企业排污排废。

  坝光开发不能破坏环境

  记者昨日联系深圳社科中心旅游协会主任宋丁,请他对坝光产业调整、未来如何规划畅谈自己的看法。

  宋丁认为,坝光精细化工项目刹车对坝光乃至整个东部地区环境都是有利的。坝光可以开发,但不能破坏坝光环境。深圳生态环境已很脆弱,东部海域已很难找到像坝光这样的原生态地方。

  当时规划坝光精细化工项目,没有顾及到人类天生对美的眷恋。规划一出台,大家一听就感到不高兴。很多人认为,该区可以有更好的发展增长经济,如发展旅游等。但事实上,不可能处处发展无烟的旅游产业。改革开放三十年,国家对深圳的要求及特区肩负的责任,促使深圳高速发展。国家没有给他空间,于是深圳不得不动用像坝光村这样的空间资源。

  在保护的前提下开发产业

  宋丁认为,坝光规划精细化工项目是“荒唐的”。无论坝光怎么发展、开发何种产业,应该以生态保护为前提。现在坝光的周边已规划了不少产业基地,因此更应重视对坝光的环境保护。当务之急,政府应对坝光生态有总体规划,在生态保护前提下,再对坝光进行保护性开发,选择与生态环境相适应的产业。

  宋丁表示,坝光未来如何,市民心里并不清楚,心里都有一个问号:精细化工项目刹车后,新的产业项目规划是怎样的?未来引入什么产业?如何开发建设、如何保护?有关部门应拿出详细规划,让市民知道

 

 

 
版权所有:深圳市坝光新兴产业基地筹建办公室
Copyright 2005 SZCIP.COM,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131107号 网站建设:淘呀淘  网站管理
 
 

网站统计